黑黑的酋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二十七章牢房审讯,给义允妁乳头穿上铃铛,她钟情于我(扶她肉文),黑黑的酋长,福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仍然是上次梦中的场景,林间木屋的书生正在描绘丹青,宣纸上赫然出现钟情双手环抱站立在柳树下的画面。

原本义允妁以为不会再有春梦发生的,可是义允妁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再次身处木屋,心里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有些期许。

手下毛笔不自觉勾勒出平日里阿蜜站立在她远方的场景,

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,义允妁随即反应过来,“是阿蜜!”

还未待她前去开门,一阵风呼啸而过,木门突然破开,来人一身黑袍,从露出的消尖下巴她认出来来的人是阿蜜。

“阿蜜!”

义允妁惊呼,还没待她反应过来一阵晕眩,两人所处的地方已经变换了场景。目力所及的地方被石砖墙壁包围,义允妁被钟情放下,“咔”一声,她被锁在牢房的审讯椅上。

往前看去,阿蜜已经换了衣裳,不再是单薄轻纱,反而穿黑色绸衣,袖口用绳子绑起来,严肃又干练。

“书生,你为什么要背叛我?”

钟情用痴迷的口吻,右手拿鞭子挑起义允妁的下巴,左手抚摸义允妁清丽的脸庞。

随即眼神一变,阴狠毒辣,手指甲变得尖锐刺破了义允妁的脸颊,留下长长的血痕。

义允妁看的出来,那眼神是真的恨她,可是为什么要恨她,明明之前两人还好好的,脸上的刺痛让她想起来,阿蜜说她“背叛”,

随即一段潜意识进入她的识海,是的,她们在上次交欢后阿蜜住在了她的小筑,每日沉沦欢情之事不再出门,被远在城中的母家偷偷来此查看发现,怀疑是她被妖女诱惑请了驱邪道士,阿蜜被道士打伤逃走。

再次相见,她便是在此处。

“阿蜜,你听我解释,那人不是我请来的,是……”义允妁有些焦急急于澄清,话说到一半,她突然顿住。

她已经知道阿蜜是妖了,如果说是家人请的道士,万一阿蜜将这个份恨意转移到阿娘或者母亲怎么办。她不能说。

即使在梦中,义允妁的潜意识也不仅只想着为自己开脱,还会下意识担心家人。

“是什么?你说啊。”钟情冷声呵笑,随意抬手将义允妁的头打偏,洁白的面庞上立即出现掌印。“说不出来了是吧?我要惩罚你,书生,这间牢房就是为你准备的。”

钟情打响指,昏暗的牢房顿时燃起烛火,义允妁这才看清周围的墙壁上挂满了房事用具,有的她知晓用法,有的则是奇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仙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妖孽修真在山村

许输年